被李斯圈粉了,把贾谊的《过秦论》和苏洵的《六国论》拎出来比较,还是李斯的《谏逐客书》写得漂亮,真是精彩极了。特别是“太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;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;王者不却众庶,故能明其德。”成了千古名句。每每想起都要把李斯的《谏逐客书》找出来读一读,而“太山不让土壤,故能成其大。河海不择细流,故能就其深。”更是成了我的座右铭。